《三桃演义》第一回:币圈缘起车库藏暗火,大佬一夜暴富再轮回

三桃 2019-02-28 20:11

刘辉只是币圈的一个小爷。他爱好拳击、帆船,体格健硕,口若悬河。早年币圈大佬赵东做矿机生意时,刘辉相伴左右,赵东给刘辉买了他的第一部iPhone手机,但不巧的是,在上一轮熊市赵东亏损上亿时,刘辉选择离开了币圈。再回来时,赵东和当年一起在区块链创业的兄弟们已经封神。

也有再他看来仍在创业一线挣扎的兄弟,如当年反对区块链的道爷。

当区块链出现,他们所在互联网、人工智能、AR/VR都被划归于“古典互联网”。当他们行走在技术、商业发展的既定轨道,数字货币狂飙,区块链癫狂——往年一同创业的区块链兄弟都已庄园豪车,硅谷东京,“大佬”桂冠。 

“但我希望他们都成为大富豪。”面对利威彩票财经(公号id:erduocaijing),道爷给那帮区块链兄弟送了一个蹩脚的祝福。 

/1/

赵东奋战掘迪拜,大佬币圈存争议

道爷是一个68年出生的中年人,连续创业者,包里放着泡有苦荞茶的水杯,清瘦、已经松弛的面孔显得红润白皙,如同文弱的教书先生。但他内心住着将军,是曾经的学潮尖兵。

六七年前,道爷在车库咖啡融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之后一直奋战在创业第一线,他的办公室也从未远离过中关村。

2019新年,人工智能行业的日子不好过,道爷还在赶产品上线日期。曾经从车库咖啡走出的创业者中,一家10分钟搞定投资人的创业者已经搬进了地下室,一人面对桌上的八台电脑;那家曾在中关村大街融资1.5亿的人工智能客服公司已经从400人缩减到百人,正期待在区块链市场分一杯羹。

道爷也无法判断人工智能的风口是否已经过去,但币圈的那些探险者们却在群体鼓吹牛市终将来临,比特币价格终将冲上百万美金。

赵东就是呐喊者之一。2019年2月22日清晨,天还没有亮,迪拜七星级酒店楼宇上的光柱往上游动,只冲苍穹,如同一个个被打包的区块,或者区块链世界里的节点,它们肩负着储存数据的工作,赋予了比特币去中心化、加密、不可逆的特性。

      赵东拍下的迪拜夜景

赵东拍下这灯光璀璨的夜景,“希望迪拜之行不会让我空手而归!”他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相信奇迹,并且正确的努力,奇迹就会发生。”这是他过去10年创业人生的总结。

他向利威彩票财经(公号id:erduocaijing)坦言,在创办墨迹天气之后,他在币圈经历人生最大风浪,如今,在又一轮的熊市,事业人生终于尘埃落定。拥有令人羡艳的财富,被赋予“大佬”桂冠,人生进入一个新征程。

和外界给的大佬人设不同,赵东从不度假,全年无休。好在无论牛熊,总有场外交易的需求,他延续过往业务,准备开发迪拜市场。 

此时,比特币正值一个关键时刻,价格在从熊市低谷的3400多美元窜到4000美元,之后震荡横盘。没有人知道它是否回会冲破4000关卡,将比特币和众多鱼龙混杂的数字货币带入一个小小的牛市。一周前的2月12日,赵东还在微博吆喝:“现在买一个比特币还嫌贵的,将永远买不起一个比特币。不是危言耸听。” 

熊市让大佬人气衰减,没有人再像一年前比特币抵达1万美金时那样——粉丝极度捧哏、信仰者接踵而至、被割者谩骂维权,大佬的话已经不再被奉为神谕。但赵东仍然在鼓励熊市囤币。“我不忽悠,现在你看到的比特币是最便宜的比特币,你如果现在不买比特币,下次你想买的时候就是一百万人民币一个了。”

 微博下有人回复,“比特币是骗局,大家不要上当。”

“别再骗人接盘了好吗?”

“郁金香(泡沫)。”

有人说赵东在营销。的确,深处迪拜的赵东还在推广自己“人人比特”的项目,用户质押数字货币就可以换取法币贷款,赵东呼吁韭菜这段时期定投为妙。但人人比特只是一个抵押贷款平台,远远比不上三大数字货币交易所,粉丝讥讽:“定投的话在交易所就行了,还可以随时交易,哪儿有人去你那儿定投?”

“大佬”的称谓只有在币圈才如此盛行。“佬”字即为成熟的中年男人,它不像企业家、领导者那样强调机构职责本身,而是强调人的特征。在以数字货币为中轴进行波浪起伏的区块链世界,大佬们享有无上的荣耀,他们是社群中的答疑解惑者,峰会上的KOL,无数投资合作资源的掌控者,甚至是大盘的操控者,因为与货币、金钱深度融合,他们是财富转移之后的赢家。因而,大佬也被圈外人鄙视投机、无底线、屌丝暴发户。大佬领导的区块链世界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狂野、无序、混沌又充满无限可能。

/2/

币潮骚动车库,疯炒惹怒道爷

2013年的车库咖啡人气爆棚,这里已经成为创业极客的庙堂。有野心的年轻人往来其间,没有谁注意到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坐在角落,那时候的他个头更瘦小,比现在更像个孩子。他带着自己的一个叫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的项目,操着蹩脚的中文参与币圈的讨论。他说话面无表情,毫无感染力,无人搭理这个小子。

每天中午13:30,车库咖啡创业者接连上台宣讲,布告栏里贴着互联网卖挖掘机、卖牛肉、招聘CTO的小广告,有新的项目和话题大家随时拉进办公室头脑风暴。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往来年轻人中,询问他们的项目,并将彼此需要的人聚在一起。 

早年的车库咖啡和苏菂

此时的赵东刚刚从上一个项目墨迹天气离开,手中已积累了一笔资金。他本想开一家聚集创业者的咖啡馆,发现苏菂已经在干了,于是就泡在了车库咖啡,成为这里的义务CTO。

车库咖啡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来往往,很多项目拉苏菂加入,但苏菂不参与,他说车库咖啡有这么多的项目,我参与哪一个对其他人都不公平。但是他也不反对任何一个创业项目,哪怕是数字货币这种被认为投机的事物。

早期的车库咖啡成立了“智能硬件小组”,赵东、道爷、刘辉都在其中。早年已经买比特币的吴钢(后创办数字货币钱包币信)串掇赵东买比特币。“为啥买比特币?”“能赚钱。”赵东又串掇刚刚拿到10万融资的陆海峰,问“买不买比特币”,陆海峰“呵呵”一笑,没买。

为了向车库咖啡的其他兄弟介绍比特币,赵东邀请了新东方讲师李笑来到车库讲比特币。李笑来后来声称拥有六个数的比特币而被冠以“比特币首富”,但此时的他已卖掉大多数。

赵东回望区块链的创业历程,发现对他影响最大的就是自我有一套思想体系的李笑来。

在新东方练就了好口才的李笑来并非等闲,他有极强的学习能力,他写的《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据说是新东方俞敏洪之后第二大销量的书,之后写作《新生——七年就是一辈子》自传,网罗了一批崇拜者。李笑来有一套自成体系的社会观和财富论。“你赚钱少,你赚钱慢,你就永远’飞不起来’,更别提‘飞出去’了。”“赚钱慢是一种原罪。”“既然是商业,就必须赚钱,做企业不赚钱是弱智和缺德的。”

李笑来被很多人称为笑来老师,并享受这种视为“人师”的状态,他能用深入浅出的道理讲出一套简单明了学习方法。他说,大家要去仔细看比特币的白皮书。什么叫’研究’,研究英文叫“reseach”,为什么叫“research”,就是不停的“search”,看不懂的东西就多搜索,白皮书看不懂,多看几遍就明白了。

如果说苏菂是早期区块链创业圈子的召集者,那李笑来就是早期币圈的灵魂人物。他拥有一套朴素、易懂的知识体系,并用早期屌丝创业者们可以理解的方式讲授比特币,还传播给他们一套“商业就是为了赚钱”的道理。

虽然这套价值观并非主流,甚至是忤逆主流价值观的,但是对于充满机遇的混沌币圈却是非常实用,但有人也将李笑来这套价值观的布道称之为“洗脑”。 

赵东在吴钢的带动下开始买比特币,两个星期1万本金变成了2万,买了人生第一部iPhone手机。随着比特币的上涨越挣越多,智能硬件小组都开始悸动了,之后80%的成员都开始每天玩儿比特币。就连日常坐在咖啡厅角落,聚餐都不会被人想起的刘松也都默默囤上了比特币。

宝二爷告诉利威彩票财经(公号id:erduocaijing),那时,想将山西牛肉在互联网上销售的他正在车库咖啡串掇各种项目,寻找商机。家里的积蓄已经被老婆金洋洋买入了比特币。

在一次智能硬件小组的会上,道爷大发雷霆,指着这群年轻小伙儿大骂——“你们就是不务正业!”

早年车库咖啡的道爷刘寰青

极力反对玩炒币的还有胡震生,那时他的小说《做单》正值畅销,在IBM做销售之后他也在寻找下一个机会。而苏菂坐在咖啡馆里,不冒进、不接纳、不拥抱。刘辉在这波比特币上涨的冲击波里面这样想,“一个比特币,除了炒,还有什么用!”

/3/

比特基金遭巨亏,圈内谅解李笑来

2013年这一年,滴滴刚刚诞生,人工智能的风潮已经抵达,共享经济的浪潮还在襁褓之中。在车库咖啡负责市场的刘辉花4万块买了一个VR头盔,让苏菂一阵心疼。道爷也体验了一把,带着头盔走进虚拟现实中,那是山坡上的一所没人住的小别墅,走进去上楼,感觉像是时空穿越。现在看来,当时的头盔体验并不是很好,但道爷说,“我当时一下被震撼到了”,“那个时候就觉得这必然是未来。”自此之后,道爷的创业就一直奔波在人工智能的路上。

刘辉6月离开北京去大连参加中国加速器的创业孵化,9月返回时车库咖啡内几乎人人都在谈比特币。李笑来搞了一个比特币基金,筹集100份,每份20万人民币的比特币。

2013年大佬们在车库咖啡

“就是现在,如果让你融2000万人民币的比特币,你敢吗?”当时的刘辉还是一个没有资本积累的毛头小伙儿,没有能力参与,但是宝二爷买了两份,包括赵东在内的车库咖啡主要币圈人都做了投资。

2013年11月29日,比特币价格到达1242美元,越炒越大的赵东已经身价过亿。从那时候,赵东开始相信比特币的价格最终会涨到百万美元。

12月5日,央妈联合其他部位发布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这让比特币在一天时间竟从6300元人民币下挫到3900元人民币左右。当时已是亿万富翁的赵东相信自己能阻击这场暴跌,将币价又拉回100元人民币,之后比特币接连下跌,赵东抄底并连续加杠杆,2014年2月10日终于爆仓,一天亏损9000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800万美元。

之后赵东又连续爆仓。在亏损一塌糊涂时,借资投资矿产,最终亏损达1.5亿元人民币。

而李笑来是这一轮轮疯狂投资的投资者或出借方,资金大多来自比特币基金。 

那是一段无序的草莽时代,没有商业规则、没有牌照、没有监督。李笑来的比特币基金要规避非法集资的法律风险,融的必然是比特币,在2014、2015年熊市亏损得只剩底裤的时候,李笑来的比特基金暴亏,在后来2017年比特币价格上涨后,基金已经无法负担当时承诺的保本收益。

为此,李笑来召集比特币基金的近百号圈内投资人,以退现金的方式了结。

这件事成为李笑来在圈内留下的最大非议。但在车库咖啡中孕育出的创业精神、草根文化中,大家也达成江湖式的和解。“笑来老师是我们这个行业的领路人,我们这些人也都是因为投资参与笑来的项目深度被套,然后呢,就参与进来了。” “考虑到笑来压力太大,好多朋友的意思是,如果拿人民币退出,按人民币退吧,那我们提前就退了,”宝二爷回忆当时的情景,“我们就不想到时候为难笑来,主要是为了感谢他。”

2014年8月,在赵东投资节节败退的熊市,一直跟随赵东做矿机项目的刘辉离开北京,也离开了区块链。

当刘辉再次返回时已经是2017年,此时的李笑来已经通过投资EOS、以太坊和一堆ICO项目重新拿回财富;宝二爷此前办矿场时攒下的比特币已经增值,迈入亿万财富大佬的阵列;赵东做场外交易和储备的比特币也终于开花;李林、赵长鹏、徐明星的交易所已进入全球交易所行列,日进斗金。

车库咖啡的区块链创业者等来了比特币的第二波牛市,没有下车的已经迎来了春天。

/4/

大佬疯狂爱西欧,圈内被讽赚快钱

6年后的2019年,春节刚过,刘辉在朔黄大厦一楼的咖啡意外碰到了道爷,为利威彩票财经制作《三桃演义》的我也在场。

他们在这里偶遇,是因为有共同的记忆,几年前他们都曾在楼上的孵化器联合办公空间呆过。创业者被允许免费办公3个月,地下餐厅为创业者提供福利餐,物美价廉。此时的苏菂早已离开了已是中关村创业精神高地的车库咖啡。

车库咖啡不愿意走商业路线,用透支品牌的代价做全国的连锁,但庙宇文化敌不住亏损带来的股东压力。离开车库咖啡的苏菂选择了一个和车库模式类似的“YOU+青年社区”,期待车库模式的延续。这是一个为年轻人提供住宿社交且有情怀的服务项目。刘松跟随苏菂出任“YOU+”的CTO。

2014年、2015年的苏菂(左)、宝二爷(中)、刘辉(右)合影

2017年的币圈已充满争议,暴富、空气币、垃圾币肆意横行,而币圈大佬一项爱西欧就能进账数亿。

“人家把2亿块钱摆在我面前,我就不敢拿。”道爷坐在咖啡馆,面对比自己小11岁的刘辉。他们都是没有爱西欧的创业者,但在2017年,宝二爷以掮客、站台者的身份参与了大大小小几十个爱西欧项目,李笑来搞了PressOne、云币网、Bigone从交易所到项目方的全链条投资和爱西欧代币发行;从“YOU+”走出的刘松发行了AAAchain,发行了AAA币;曾经极力反对区块链的胡震生发行了秀币。

如果道爷愿意,马上就有人将一笔2亿人民币的私募资金塞进他的口袋,没有任何约束,可以像其他大佬那样“富有”地用区块链技术去改造这个社会;如同大众对那些爱西欧大佬们的想象,在币价最高点时,哪怕做百分之十几的套现,都是千万上亿现金的回笼,瞬间实现财富自由。

道爷和刘辉都在反思,到底是什么让这些财富自由的机会与他们擦身而过?

“是恐惧。在中国教育模式下,99%的人都是被恐惧所推动成长,你的父母老师都告诉你,如果你不好好学习,你就会怎样…”道爷认同,这个社会设立了一种安全模式,大学毕业后你去当公务员,要有稳定的工作,你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以安全为主,你怎么会去做这个冒险?

“但我觉得这个时代变了。”道爷总结“这是个财富转移的过程,抓住机会的人,啪!他就成了富翁了。”

虽然没有进行区块链项目的爱西欧代币发行,但2017年返回币圈的刘辉仍然赶上了这波风口。

2017年,在车库咖啡跟李笑来见过的刘辉在朋友圈介绍了自己的新项目,李笑只是来给刘辉打了一个电话,确认是刘辉,然后钱就打过来了。这是他的第一笔融资。2018年下半年,在币价最为低落的熊市,刘辉用一个叫Ulam的项目再次拿到500万融资,他称Ulam就是要改造比特币,零成本的挖矿让韭菜迅速入圈。而这次融资合同只有三行字,姓名、金额、日期。“其实在币圈很正常事,”刘辉说,“所以这行业其实很有意思。”

听完刘辉在币圈的神奇经历,坐在道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同道而来丁爷是个90后女孩,之前做二次元文化社区,在完成第一轮融资后发现无法形成现金流,很快转型做人工智能地图,前不久还从币圈朋友那里筹到几十万救火。

道爷称区块链就是一出戏,主角、配角包括群演都在车库,他就是一个反派。”

“他们现在还是想赚快钱,像我们这种钱,对他们来说是慢钱,心态不一样。”道爷直言不讳。“我不后悔,因为价值观不一样。”

“这个事情还是不踏实,好像是有那种做贼的感觉,反正好像不是正经事的感觉,没有产业的支撑,大家做的这个东西怎么落地?”

/5/

币价一夜变尘埃,财富自由谁能辨

刘松的办公室在中关村1+1大厦,自从被标为“大佬”之后,他也很少再出来和刘辉、道爷、丁爷们聚会。他的区块链项目AAAChain是一个帮助交易数据实现链上交易的平台。简单来讲,在互联网中,用户可能并不想公布自己的浏览痕迹、交易记录、位置等数据信息,但通过AAAChain就能实现这些数据保密,并且在授权的情况下可以进行交易。

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社交、转账、游戏、招聘,用户所有数据都是存储腾讯、阿里巴巴、智联招聘等互联网企业手中,而且免费使用。 刘松的项目就是要对接企业,帮助他们进行用户数据的授权、交易。确凿讲,这是在动互联网企业的蛋糕。

在用户牺牲自己的隐私和数据来换取互联网便利服务的今天,这一需求只能等待,等到“用户翻身主人”对自己数据有话语权的那一天。

“从商业上来讲的话,一种就是我可能太早了,前浪死在沙滩上。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运气好,踩到点了,提前走进了这个市场。我就有机会去跟大家PK一下。”刘松对这一切现实很清楚。

“还有一种可能,这是永远都不可能存在的东西。”

“但这个事情谁都不好说,你必须去试一试才知道,现在谁都无法判断。”

区块链的大多数应用类的项目都是在做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在道爷看来虚无缥缈。“我的创业逻辑很简单,就是:不浪费精力去做在我们看来可能是昙花一现的事。”

我私下问道爷,“区块链你觉得会是昙花一现么?”

“嗯。”道爷回答,“以我的浅见,PC、互联网、电子商务、智能手机、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机器人是真正的风口,也是更大的风口。区块链很难和上面几种技术相提并论。”

在咖啡厅的当晚,刘松被约出来和刘辉、道爷、丁爷一起晚餐,吃一家北京菜式的餐厅,圈内外的一部分人还同往日一样保持着某种情谊,但已经过手亿万财富并彼此发生关联的大佬兄弟们已经无法再同桌小酌了。

刘辉在策划下一轮的海外爱西欧发行,但已经做过爱西欧的刘松认为爱西欧已死。“松松,你觉得如果实现共识创新,还是没有希望么?”刘辉质问。在过去币圈起起落落的创业历程中,他已经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决策逻辑,越是人们觉得不可能的事情越是要干,越是被别人骂越有可能成功。就如同李笑来所说,做的价值投资都亏了,傻逼才做价值投资。

在圈内,就连共同创业的兄弟也很难判断彼此的财富,刘辉、道爷推测已发过币的刘松应该已经财务自由。

AAAChain去年7月登陆交易所,发行了210亿AAA币,其中30%为私募,大约募集了4万个以太坊。2018年七月以太坊的价格大约在3000人民币,以此折算成人民币,刘松大约融资1.2亿元人民币左右。 

/6/

熊市代币大崩塌,大佬回购难回天

在一个不大的办公区,刘松的AAA公司并未显示出拥有1亿多资金公司的气派。从去年小牛市到熊市的谷底,他的公司人数最多时为四五十人,由于办公场地不够大,分在三处不同的场地办公。如今,整个数字货币行业已经萧条,市场冷淡,公司只保留了十几人的技术团队,产品继续开发,但什么时候上市推广则要重新考量。

如同其他在2018年上交易所的项目,AAA币上所时的价格为0.038657元人民币,之后一路下跌,直到如今0.00022的谷底。

“创始团队有20%的币,你们锁仓了吗?”我将圈内外关于大佬套现一夜暴富的疑问抛给刘松。

 “别的项目我不知道,我们无论是团队的还是项目的币,没有任何一个动了。”

“地址都是公布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查AAA的钱包地址。”但在币价疯狂下跌的过程中,已无人顾及这些,韭菜只能疯狂地谩骂和呼唤项目方拉盘,但项目方募集的以太坊价格也在瀑布下坠。

“那个时候叫拉盘的人太多了,你知道吗?就是那种韭菜的心声,他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极端手段来逼着你拉盘。”刘松后来不怎么进AAA的社群了,因为受不住里面的谩骂,有人找到公司,要求回购他的币。

在一次区块链活动上分享经验的刘松

“我们把公司所有的资金都拿出来都不能按照他要求的价格赎回他的币,况且还有那么多投资者。”拉盘、回购,仍然是下跌,持续下跌,“大势所趋,无力回天了。”面对利威彩票财经(公号id:erduocaijing),刘松的眼中闪过一丝千帆过境之时的动容。

2018年下半年,无数数字货币价格破发、归零。有人开始常用一句广告语,“币圈无大佬”。“所谓的大佬,投资机构,有钱人,融到一两个亿的,现在账户可能连几千万都不剩了。”刘松如今已归于平静,账面财富从上亿到数千的起落也让他意识到财富对于一个人的意义,不仅仅是物质、精神财富的变化,还有更高一层的人生阶段。

胡震生的秀币也参与了这场爱西欧。完成融资后,有人发现秀币的代码只有一行,写着——“hello world”,这个“史上最贵的代码”被舆论讥讽。那时,空气币、垃圾币丛生,韭菜被割得跳楼维权,区块链被绑架上了道德的十字架。

2019年2月25日,我们在TokenInsighet查看区块链项目的提交排名,过去一周胡震生的秀币代码已经提交了66次,排名第七。

2019年的苏菂已经离开“YOU+”,创办了中关村创业博物馆,就在车库咖啡对面。傍晚,他和新的团队在展馆条桌上吃火锅,灯光中室内热气蒸腾、烟雾燎燎。面对充满争议的币圈,苏菂一心经营自己的创业博物馆,不愿意谈及区块链,曾经赵东送给他的1枚比特币已经找不到私钥了。

/7/

价值认知存悖论,财富自由有轮回

餐桌上,缄默的理工男刘松仍未有褪去当年在车库咖啡时的腼腆。道爷给大家讲了一则故事:战国末年李斯发现公厕里的老鼠瘦弱胆小,后来他调任分管粮仓,发现粮仓老鼠肥头大耳且气定神闲。李斯悟出个道理,人要扬名立身,还是苟延残喘,环境起了决定性作用,后李斯投靠大学问家荀子,学习“帝王之术”。

“坚持一个错方向也挺倒霉的,说老实话,道爷也就属于这种,非常执着,做了好多年没结果也挺冤的。” 赵东认为当年的反对者道爷恰恰做了相反的选择。

但是他们在相反的创业道路上也形成了共识。“传统教育让我们严重低估了运气在成功中的成分。”道爷说。 刘松也认同,“其实这个世界真实的运转规律往往和我们认为的不一致。你认为你做了什么事就会怎样,实际上不是的。比如坚持神教,坚持就会胜利,实际上不是的;勤奋努力是否有回报,不一定。”

“什么是投机,你能告诉我吗?如果现在苹果公司的股票止不住往下跌,还有一家垃圾新股,股价没准会翻两倍,你有100万,你会买哪个?”刘松问,你不是说要价值投资吗?

“币圈为什么要骂孙宇晨,他做错什么了?”刘辉悟出来背后的本质。“他冒犯了广大劳苦大众勤劳致富的价值观,疯狂收割了(爱西欧融资)20亿。”“过去我也看不惯别人,后来我发现不是别人有错儿,而是我狭隘。”

我为什么要宣扬“得钱就乐”?宝二爷这样说,“B圈儿里面大部分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焦虑状态,根本就找不着北。”“透过现象看本质,恢复真实,如果大家不恢复真实,最后就会活的很累。”

宝二爷在比特币投资失败后投身矿场,囤下的比特币在2017的大牛市中暴增,掮客生意红红火火,最终实现了财富自由,移居硅谷。在气派又宽阔的“韭菜庄园”,宝二爷的车库里停着2辆劳斯莱斯和一辆雷克萨斯,巨大的游泳池翻着宝石蓝的光。宝二爷开始了新的生活,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自己孩子,到硅谷和世界各地去转转。


(图)宝二爷的“韭菜庄园”

他的韭菜庄园有时一天要迎接三波客人,都是中国到硅谷的币圈人。宝二爷会吸收他们新的信息、思想、见识,当然也少不了资源和商机,如同往日的布道方式,再分享给区块链世界的大佬和素人。

“B圈儿的焦虑会随着时代(演进)慢慢平缓,大家也开始回归家庭,回归生活,建立精神文明的东西。”

他带着两个孩子去逛奥特莱斯。大女儿9岁,是宝二爷助理,昨天帮助宝二爷分发“火星币”,赚得10美金;小女儿则帮宝二爷捶背,赚得1美金。孩子们用这些钱挑选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人生最大的成功是什么?宝二爷琢磨了一下,“如果我的孩子认为我成功了,对这个父亲很满意,认为我教会了他们生存的本领、做人的道理,以我为荣,那我就成功了。”

-END-

本文为利威彩票财经出品的《三桃演义》原创栏目,转载合作请联系授权。



责任编辑:santao

行情榜
1小时 1天 1周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35499.3
    ¥6266.52亿
    -0.03%
  • 2
    ETH
    ¥1170.84
    ¥1237.73亿
    -0.19%
  • 3
    XRP
    ¥2.27013
    ¥952.792亿
    +0.36%
  • 4
    BCH
    ¥2065.59
    ¥366.343亿
    +0.06%
  • 5
    LTC
    ¥554.822
    ¥340.646亿
    -0.33%
  • 6
    EOS
    ¥36.9997
    ¥335.308亿
    -0.07%
  • 7
    BNB
    ¥145.908
    ¥205.987亿
    -0.66%
  • 8
    USDT
    ¥6.73957
    ¥171.556亿
    -0.07%
  • 9
    XLM
    ¥0.78674
    ¥152.066亿
    -0.17%
  • 10
    ADA
    ¥0.55409
    ¥143.661亿
    +0.2%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35499.3
    ¥6266.52亿
    +0.81%
  • 2
    ETH
    ¥1170.84
    ¥1237.73亿
    +4.64%
  • 3
    XRP
    ¥2.27013
    ¥952.792亿
    +1.34%
  • 4
    BCH
    ¥2065.59
    ¥366.343亿
    -0.36%
  • 5
    LTC
    ¥554.822
    ¥340.646亿
    +3.71%
  • 6
    EOS
    ¥36.9997
    ¥335.308亿
    +1.65%
  • 7
    BNB
    ¥145.908
    ¥205.987亿
    +11.4%
  • 8
    USDT
    ¥6.73957
    ¥171.556亿
    -0.21%
  • 9
    XLM
    ¥0.78674
    ¥152.066亿
    +1.14%
  • 10
    ADA
    ¥0.55409
    ¥143.661亿
    -0.98%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35499.3
    ¥6266.52亿
    +4.63%
  • 2
    ETH
    ¥1170.84
    ¥1237.73亿
    +5.77%
  • 3
    XRP
    ¥2.27013
    ¥952.792亿
    +2.48%
  • 4
    BCH
    ¥2065.59
    ¥366.343亿
    +13.15%
  • 5
    LTC
    ¥554.822
    ¥340.646亿
    +4.82%
  • 6
    EOS
    ¥36.9997
    ¥335.308亿
    +4.43%
  • 7
    BNB
    ¥145.908
    ¥205.987亿
    +25.84%
  • 8
    USDT
    ¥6.73957
    ¥171.556亿
    -0.16%
  • 9
    XLM
    ¥0.78674
    ¥152.066亿
    +0.88%
  • 10
    ADA
    ¥0.55409
    ¥143.661亿
    -0.43%
Baidu